您現在的位置:大連市企業聯合會 > 兩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期滿后,用人單位是否必須與勞動者續簽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勞動合同法》第14條理解

兩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期滿后,用人單位是否必須與勞動者續簽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勞動合同法》第14條理解
2020-04-22 16:24:49   來源:   點擊:

    勞動者與用人單位之間已經連續兩次簽訂固定期限勞動合同,勞動合同期限屆滿后,如勞動者提出簽訂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用人單位是否必須與勞動者訂立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換言之,用人單位是否有權選擇期滿后終止勞動關系?

    這里,先來看一看相關法律規定。

    根據現行《勞動合同法》第十四條第二款規定,用人單位與勞動者協商一致,可以訂立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有下列情形之一,勞動者提出或者同意續訂、訂立勞動合同的,除勞動者提出訂立固定期限勞動合同外,應當訂立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一)勞動者在該用人單位連續工作滿十年的;(二)用人單位初次實行勞動合同制度或者國有企業改制重新訂立勞動合同時,勞動者在該用人單位連續工作滿十年且距法定退休年齡不足十年的;(三)連續訂立二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且勞動者沒有本法第三十九條和第四十條第一項、第二項規定的情形,續訂勞動合同的。

    在勞動法領域,一直以來存在著對于眾多問題的理解與實踐分歧,對于《勞動合同法》第十四條規定含義的把握即是分歧之一。根據前述法律規定,主要存在如下兩種迥異的觀點和實踐:

    一種觀點認為:用人單位已經與勞動者連續訂立二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且勞動者沒有勞動合同法第三十九條和第四十條第一項、第二項規定的情形的,只要勞動者提出或者同意續訂、訂立勞動合同的,用人單位即必須與勞動者訂立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如按照勞動合同期滿終止勞動關系,則構成違法。如北京、廈門地區即按照此種理解,一般對于用人單位不與勞動者延續勞動關系的行為認定為違法終止。事實上,目前大部分地區法院的司法實踐均采納此觀點。

    另一種觀點則認為:連續訂立二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且勞動者沒有本法第三十九條和第四十條第一項、第二項規定的情形,在雙方達成續訂勞動合意的前提下,除勞動者提出訂立固定期限勞動合同外,用人單位應當與勞動者訂立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按照此種觀點,第二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期滿,用人單位仍有選擇權,可以選擇期滿后終止勞動關系,也可選擇延續勞動關系,如選擇后者,則只要勞動者未明確提出要求簽訂固定期限勞動合同,雙方即應簽訂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上海地區法院實踐即遵循此種觀點。

    比較上述規定、兩種觀點的分析可以看出,因為對法條存在不同解讀,導致得出的結論完全不一樣。鑒于此,如何正確理解法條至關重要。

    就本文而言,贊同上述第二種觀點。理由如下:

    首先,從該條文字面理解,“連續訂立二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且勞動者沒有本法第三十九條和第四十條第一項、第二項規定的情形,續訂勞動合同的”,“勞動者提出或者同意續訂、訂立勞動合同,除勞動者提出訂立固定期限勞動合同外,應當訂立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此表述中已經內在地明確了前提為“續訂勞動合同的”,即在用人單位和勞動者雙方一致達成續訂勞動合同意向的前提下,除勞動者提出訂立固定期限勞動合同外,應當訂立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

    為了更清晰理解該項規定中特別設定的前提,可以將該項規定與第一項規定進行對比分析。第一項規定“勞動者在該用人單位連續工作滿十年的”,“勞動者提出或者同意續訂、訂立勞動合同,除勞動者提出訂立固定期限勞動合同外,應當訂立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與第三項關于連續兩次訂立勞動合同的情形明顯不同,第一項中未特別列出雙方已達成“續訂勞動合同"合意為前提。

    因此,該條文理解為“連續訂立二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且勞動者沒有本法第三十九條和第四十條第一項、第二項規定的情形,(雙方同意)續訂勞動合同的”,“勞動者提出或者同意續訂、訂立勞動合同,除勞動者提出訂立固定期限勞動合同外,(用人單位)應當訂立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似乎更為穩妥。

    其次,從立法角度進行分析。雖然在一般情況下,勞動者在勞動關系中處于相對弱勢的地位,為了保護勞動者以及社會穩定等方面的需要,勞動合同法在制定和實施過程中其實更傾向于保護勞動者的利益,但并不能簡單地從這個方向去解讀一切勞動法規。該規定第一項中列舉的“連續工作滿十年”的情形,已是為了保護建立長期勞動關系情況下勞動者的利益,如爭議法條“連續訂立二次勞動合同”按照前文第一種觀點進行解讀,則存在一定意義上的立法重疊:一般一份固定期限勞動合同期限很少超出五年,而滿足“連續工作滿十年”的情形基本囊括了“連續訂立二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的情形。如剝奪用人單位在第三次是否簽訂勞動合同的選擇權,會使得法條存在明顯立法缺陷。

    最后,從勞動法領域的發展趨勢和傾向分析,已經開始從傳統一味保護相對弱勢的勞動者轉變為相對市場化處理勞動關系,趨向于保護各方的意思自治,穩定勞資關系。另外,各區域之間也已經開始嘗試統一法律適用方面的分歧。鑒于此,筆者認為,今后按照第一種觀點進行司法實踐的區域內會逐漸改變原來的做法。

    法律理解和適用統一是法律界一直以來的追求,但限于文字表述的局限性和法律自身的局限,此類分歧一般無法完全避免。筆者認為,無論是司法裁判者還是各類法律從業人員,在理解法條時應綜合考慮法條文義、立法目的等,并兼顧社會的公平公正,以期達到平衡各方利益、維護社會穩定的最終目的!


上一篇:勞動關系出現問題?集中解決!
下一篇:勞動者嚴重違反用人單位制度、損害用人單位利益用人單位可以解除勞動合同

山东菏泽麻将规则 pk10走势图计算 赶牛网配资 新朋股份股票 安全可靠的理财平台排名 江苏快三应该下载哪个app 宁夏十一选五前三走势图 11旺娱乐城百家乐 广西十一选五在哪里买 今天上海快三推荐号码 股票配资平台代理招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