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大連市企業聯合會 > 汪潮涌:互聯網流量紅利消失,技術驅動時代到來

汪潮涌:互聯網流量紅利消失,技術驅動時代到來
2019-12-02 09:20:09   來源:   點擊:

    中國數字經濟產業在經過20年的發展之后,迎來了全新的發展階段。

    根據工信部的統計數據,我國數字經濟規模在2018年達成了31.3萬億元,在GDP中的比重高達34.8%。而且根據上海社科院的研究,數字經濟增速已經連續三年穩步超過15%,排名世界第一,遠超美國6%的增長步伐。

    可以預期的是,在云計算、大數據、人工智能、5G等新一代技術的驅動下,數字經濟即將進化到新“智能經濟”的時代?!白兓笔切聰底纸洕鷷r代的最大特點,如何在變中找出不變的規律和趨勢,無論是創業公司還是股權投資機構都在巨大的機會面前也面臨巨大的挑戰。

    1.數字經濟產業的五種新趨勢

    中國互聯網蓬勃發展了20多年,尤其自2017年“數字經濟”被寫進政府工作報告后,數字經濟更是進入了新的發展階段。當下,中國數字經濟產業正呈現出五種特點:智能化、生態化、產業化、國際化,以及應用場景的下沉化和多元化。

    智能化 | 數字經濟在經歷了PC互聯網、移動互聯網之后,正逐漸發展到以AI為核心驅動的智能階段,以智能化給全球經濟帶來新的活力。尤其在5G帶來的結構性的變革下,與AI和IoT等技術的共同推動下,中國將迎來萬物互聯的時代。

    生態化 | 站在第一波PC互聯網流量紅利之巔的BAT巨頭,通過各自的核心優勢組建了生態帝國,不僅實現了多元化的流量變現,還在各個業務之間產生協同效應,便于獲取新用戶,增強生態內用戶的粘性,最終建立起牢固的壁壘。

    產業化|消費互聯網市場趨于穩定,機會正在向產業互聯網遷移。產業互聯網本質即產業的數字化,以技術創新驅動產業創新。歷史上,每一次技術革新,都會推動一次to B浪潮。深深耕產業端已經成為新一輪經濟浪潮中的新動能,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和區塊鏈等技術正逐漸深入到金融、供應鏈、傳統制造業、物流、醫療健康和教育等行業,促進產業的智能升級。下一波紅利將在產業中爆發,而且可能是消費互聯網的100倍以上。

    國際化|國際化布局已經成為中國數字經濟產業發展的新增長點,在政策支持、互聯網基礎設施完善和全球物流網絡構建的促動下,巨頭公司已經在國際化的道路上邁出堅實的步伐。以支付寶為例,已經與全球250多家金融機構合作,遍布全球主要經濟發展體。目前,不僅阿里巴巴、騰訊、抖音等知名公司紛紛出海,大批創業公司也已開始將中國的互聯網經驗輸出海外,在東南亞、印度、非洲等地區尋找機會。

    場景下沉&多元化 |伴隨幾近殆盡的一二線城市流量紅利,在城鎮化的進程、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提高、5G等新型基礎設施建設的加速推進下,下沉市場將進一步的爆發。與此同時,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技術手段將不同屬性的互聯網用戶群體結構化,使得互聯網企業可以提供更有針對性、多元化的互聯網產品。

    2.VC/PE的五種新態勢

    在數字經濟蓬勃發展的20多年中,投資機構也經歷了繁榮發展。無論是機構數量、基金規模都大規模提升,迅速完成了行業普及和規模積累,并呈現出新的發展態勢。

    VC/PE投資呈現公司化的發展,產業巨頭頻頻出手,優勢顯著 | BAT、字節跳動、美團點評、小米等等互聯網巨頭圍繞核心生態圈頻頻對外投資,擴張布局。僅在2018年,騰訊對外投資數量高達186起。相比投資機構,產業巨頭優勢明顯,投資動作可從戰略布局整體考量,且自有資金不受LP期限限制,可承受的投資周期長,并且可與生態內的資源深度對接,產生協同效果。

    雙幣化態勢穩固,人民幣基金市場份額日益擴大 | 自2007年起,人民幣基金勢頭持續上漲,2014年受“雙創”政策推動,大量政府引導基金、國有資金開始涌入,人民幣基金一躍超過外幣基金成為創投市場的主角。2018年起,受資管新規影響,市場化人民幣基金募資難度大幅提升,但從數據來看,2019年一季度,仍有257支人民幣基金完成391.48億美元的募集,遠超美元基金募集數量和規模。

    募集態勢持續寡頭化,資金向頭部機構和項目靠攏,規?;@著 | 受整體經濟環境和監管影響,私募股權投資基金募資金額持續下降,“馬太效應”日益明顯,大量資金繼續向頭部機構集中,基金設立規模越來越大。根據投中數據顯示,2019年上半年創投市場交易規模腰斬,市場分化現象愈發明顯,整體募集基金數量與金額較去年同比下降超過50%和30%。其中募資金額超10億美金的有12支,數量占比雖不足1.5%,但募集金額高達308.08億美元,占2019年上半年募資總額的56.59%。

    估值泡沫化 |一方面是居高不下的估值,另一方面是部分高科技公司的持續大額虧損,背后不合理的估值方式以及偏好“快模式”投資特點更加凸顯。

    破發常態化 | 近幾年,互聯網與高科技中概股企業呈現集體破發化現象,尤以美股和港股嚴重。新經濟快速發展,一些公司在一級市場的過高的估值透支了二級市場的估值,使得一二級市場估值倒掛現象加劇。

    3.技術驅動創業時代來臨

    國內互聯網流量紅利消失,技術驅動型公司正在成為中國獨角獸的新常態

    PC互聯網及移動互聯網紅利之下催生的更多是平臺生態型公司,以連接為核心,搭建平臺,將服務、商品和用戶連接在一起,實現共享和變現。

    2018年,移動互聯網步入變革年,互聯網人口紅利逐漸消失,用戶增長疲軟,企業獲客成本激增。人口紅利的消失,使得中國數字經濟產業將面臨一個新的轉折點,從人口紅利向創新驅動紅利轉變。在流量紅利階段,積累了大量的數據,而下一步將是在數據基礎之上存量效率的競爭。

    新技術將成為科技創新創業的動力,在人工智能、大數據、5G、企業服務等領域,打破產業邊界、銳意效率提升、升級產業結構,在數字經濟的新時代占據強勢地位。

    4.創業回歸業務本質

    對于創業公司而言,面臨的挑戰與日俱增。   

    進入到后數字經濟時代,在經歷了創業浪潮褪去、政策監管趨嚴、二級市場破發之后,資本會更加理性,傾向于具有真正核心競爭力并且能夠持續盈利的企業。

    與此同時,相比模式創新的時期,這一時期對企業的要求更高,不僅面臨更加多元化市場,而且面臨更加復雜、多變的競爭環境,未來創業的門檻更高、創業失敗的風險會更大。

    因此,所有企業都需要改變“To VC”模式回歸到“業務本質”,不僅追求模式的創新、技術的高精尖,更要注重市場的真實需求、業務的落地、應用場景的實現。尤其技術派的創業者,切忌脫離市場真實需求。

    創業者的心態也要更加理性,對資本回歸到合理預期,合理的估值、合適的股份、合適的投資人,都將成為決定能否走下去的重要因素。

    實際上,無論環境怎樣變化,擁有創業激情、有核心壁壘、能堅持盈利的企業都會走到最后。

    5.投資機構:像創業者一樣思考

    賺快錢,還是持續的賺錢,這不僅是創業公司需要考慮的問題,同樣是擺在中國投資機構面前的一道選擇題。

    募資難和退出難,已經成為整個投資行業面臨的難題,科創板開閘對于人民幣基金有著里程碑似的意義,打破了硬性盈利指標,不僅給高成長的科技創新企業一個廣闊的直接融資平臺,也給投資機構拓寬了退出路徑、縮短了退出周期。

    科創板開閘的背面則是行業競爭進一步激烈,給國內私募股權機構提出了更高要求,迫切需要改變“重投資、輕管理”的現狀,銳意提升專業投資能力,并從資本賦能延伸為管理賦能。

    對于投資機構來說,能否具備創業家思維,從創業的角度思考價值創造、賽道布局、思考成長性和價值性頗為重要。整體來說,在數字經濟新時代,私募股權機構需要從以下五點重新思考,重塑轉型。

    產業思維:像產業公司一樣打造產業鏈,謀求與被投企業的協同效應。

    時機:科研投入周期長,準確判斷和把握投資進入和退出的時機決定著收益的大小。

    專業:更加專業化的研究能力和產業鏈投資經驗,賺專業的錢而非快錢。

    增值服務:發掘價值,并且和創業公司一同創造價值,至關重要。

    定價:合適的企業合適的估值,能否耐得住寂寞不追風口追漲將是長久投資和持續融資的關鍵。


上一篇:馬明哲:作風建設,永遠在路上
下一篇:郭廣昌:新司機越開越快,老司機越開越慢

山东菏泽麻将规则 什么网上兼职赚钱 真人二人麻将游戏 彩金捕鱼季免费下载 下载广东闲来麻将 股票计算器在线计算 追光娱乐4.3.2 陕西11选5规则 任2 五分彩全天计划菜鸟 广东11选五5开奖走势图 app挂机自动浏览广告赚钱